收藏本站

实用查询手册汽车网址导航远驾路书

华南地区路书大全

自驾云贵高原行

路线:深圳-成都-柳州-贵阳-遵义 (1999年夏)
康定-昆明-石棉-西昌-攀枝花(2001年冬)
来源:旅游杂志 作者:思泉河

历时:1999年夏(4天)
2001年冬(2天)
里程:1999年夏2500公里
2001年冬1300公里
整理:购车网gocar

[开语]

    自驾车司机上路前不要问路,国道都有路牌的,有车走过的就是路;不要问加油站和住宿,只要有人烟的地方你就有办法;卖门票的景点千万别开车去;地图上所有的线路你都可以驾车走,因为至少拖拉机走过。花费是自己的事,要看自己口袋,时间是金钱,你付出多少的时间和金钱成反比。自驾车是一些先锋队员做的事情,驾车安全是第一位的,西部的道路崎岖,特别要小心,但也是最好的自驾享受。尽量少走高速公路,多走走国道,那里才能看到文化和历史的痕迹。旅游景点不是自驾车选手的重点,你们随处都可以发现比那些世界级风景名胜更好的去处,哪怕是一条小溪和一座山包。Discover永远是最浪漫的旅程。

[云贵高原简介]

地理篇:
    云贵高原位于中国西南,高山大河,云蒸霞蔚,蜀道难,川黔更难。然自古西南丝路,夜郎古国、黄果瀑布、娄山雄关,当也可叹。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源自青藏,一泄千里往南流窜至云贵,方知乌蒙磅礴。既而调头往北折返重庆才向东奔流。可知云贵重重青山不可小瞰。以贵州为中心,东桂林山水,南昆明滇池、西丽江古城、北天府之都构成云贵高原。而云南西北部地区中甸、梅里、香格里拉属青藏高原余脉,笔者认为谓以云贵高原相去含义。
经典路线:
    西南丝绸之路古道:成都-昭通-昆明-大理-缅甸-印度
    大西南出海通道道:成都-重庆-遵义-贵阳-柳州-北海。
    笔者1999年夏天的从深圳到成都的路基本是国道,而2001年冬天西南大通道的建成已经远远的缩短了路途的距离和驾车时间,后来从云贵高原的背后沿大渡河领略了云贵高原背后的风采。从长江的走势看出了云贵高原的气派。

[远驾路书]

从南海之滨过云贵高原(1999年夏)

深圳-柳州-贵阳

    从深圳蛇口出发,沿广深高速公路北上,开始了我的驾车旅行。从广三高速公里经肇庆、梧州、贵港转南柳高速公路(国道322线)于傍晚到达柳州,这段路走过多次,路也比较熟悉。在柳州吃过晚饭已经是晚上9:30分,由于第一天出行,兴致也很高,便马不停蹄地赶上云贵高原的路。宜州、河池早已经在上半夜穿过,过了河池就行进在崇山峻岭之中了。

    夜里3:30分到达南丹县境内,感觉到山路已经较为陷恶,西南地区到广东沿海的货车,长途客车都要从这里经过。山路上行车,大车全部要随车加装一个给刹车片散热的淋水系统,这些水流到路面路上就成了夜间行车最好的标线。周围漆黑一片的时候就只能靠这些水迹判断山路的走向。
    早晨走在云贵高原的山上空气格外的清新,高山被云雾笼罩,山上的草和树都被晨雾滋润的湿漉漉的,早起的山鸟不断的发出清脆悦耳的歌声。
    停下车,关掉发动机,走出车门,站在土路上,在高山上俯视山下的老屋,打开自己的双臂,做做早操,一夜疲劳都随晨风而去。

    一夜的狂奔到天亮,早晨放慢了车速。在一个弯道礼让早耕的水牛过马路,农夫眼睛注视着我的车头并示意我,开始以为他在看我的车牌号码,后来又看他用手比划时,我还是停下车出来看看,原来车牌几乎快要掉了下来,只剩下一个螺丝松松的挂在车头上,第一天上路要是丢了车牌,以后麻烦就多了,干脆卸下了车牌,等进入城市里再装牢靠点吧。

    第二天上午8:30分到达贵州都匀市,里程表显示1365KM,在马路边的小店吃早餐,稀饭和油条全国都有,已经感觉像在家的温暖。离开都匀上321国道,有段路使我大感吃惊,国道竟然跑上了田埂上,窄窄的马路上两条泥泞的车辙让行走在上面的汽车像个醉汉。经昌明中午到达尤里,午餐最想吃的就是花溪牛肉了。

贵阳-重庆-成都

    到达贵阳沿环城高速公路没有进城就离开了,刚离开城市的人最不想又马上回到城市。贵阳到遵义是一条云贵高原上的高速公路,工程量浩大,从贵阳到遵义几乎是一路下坡,四车道的大路在大山中蜿蜒起伏,巍巍壮观。

    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上行车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平直的下坡路,车速很快,我突然失去了记忆,等我醒来时,汽车偏离了一些方向,依然急促的行进在路上,马路的右边是高山,左边是深渊,我本能的惊醒过来,一阵慌乱的*作,把我的车停在了路边,立即想接通记忆,可就是怎么也连不上刚才的一幕,是因为疲劳和高原缺氧造成我在驾车时休克。我吓的足足在路边坐了半个小时,才又继续我的行程。
    穿过乌龙江于下午5:00到达遵义,改走210线,这已经是红军长征的路线。傍晚到达娄山关,在纪念碑前拍照留影,回首去看来路,一阵思绪。上来的路是在二座大山中间穿过,天空只留下很小的一片蓝天。
    过完娄山关要下七十二道梁,也就是要在山上转七十二道弯,看见有很多遗弃在路边的货车尸骸,又感受到了道路的惊恐。

    路依旧在山涧中穿行,路边是河流咆哮的声音,有一段路走进了山的肚子里面,路的上面悬挂着岩石和树丛,路边的落石岌岌可危,越走越险,几乎想把发动机关掉,连喇叭都不敢按响,就这样悄然而过。
    夜里到达綦江县正赶上修路。綦江至重庆虽然只有几十公里的路,是川黔公路最难走的一段。江津段已塞车3、4天。车队已经排成长龙,直到夜里3:00钟我们终于得到一个当地人的暗示,可以走另外一条小路,这是一条比乡村道路还要差的山路。幸好是越野车,否则怎么也不能走在这样的路上。由于山高路窄,四处都是堵车现场,黎明时分有一辆当地的中巴将我带出死胡同,行驶的是一条解放军解放重庆的山路。民国时修的,没想到我还能驾车走在50年前的公路上,终于抵达山城重庆。从重庆到成都的高速公路已经把天府之国的动脉城市连在一起,对于自驾车来说不及老路刺激爽快。

泸定-石棉-西昌-攀枝花-元谋-昆明(2001年冬)

    2001年冬天,一群车友再一次踏上川西高原,返程时想去看望正在西昌旅行的朋友宋小南,他已经在路上走了15年,志在走遍全中国。顺便我还想走一天新的路线,从背后看看云贵高原地势,从海螺沟出来,没有过二郎山,我和伙伴小董就沿着大渡河南下行驶。

泸定-西昌

    从泸定顺着二郎山的西侧有一条通往石棉的路,它夹在7556米的贡嘎山和二郎山之间,大渡河在这里奔流南下。路很窄,由于很少有车从这里走过,行车的感觉很舒适,在半山腰的路上可以欣赏到沿途对岸那些高高的山寨和庄稼地。
    当年红军北上走的就是这条路,沿途风景宜人,大渡河时宽窄,时缓时急,阳光在山顶上照到奔流的水面上,你会感受到这些偏僻的村寨,深深的峡谷散发出的生机。从泸定到石棉80公里的路程,很快就结束了。

    大渡河在石棉囤积了巨大的水量,河水的颜色变的深重,迎面有一个孤岛像一块大石矗立河中,石棉小城就建在那石头的背后,巨大的旋涡急促的绕开孤岛向下流去,石棉小城非常热闹,从成都去川西南的客商都要经过这里。
    石棉到西昌的路不到200公里,由于108国道修路的缘故,道路的通过能力很差,这段路全是山路,时常堵车,也经常有山匪出没。在离开石棉30公里的路上,一个大货车抛锚,让所有的车辆都停在路边等候,大货车的车轴断了,司机卸下它拿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去修理了。要等他回来安装好,把车子移到可以停的空地,其他的车子才能通过。已经是夜里11点钟,路上的司机都在互相交流着,等待着,几名警察不时前后出现,让人感到一丝警觉。经过打听才知道前面的山上经常是夜里土匪打劫的地方。
    等我们疏通好路上的车辆后,我们还是决定乘深夜翻过前面那座危险的大山,走之前我们看到后面有一部带警灯的吉普车,我们就搭讪问路,司机是一个壮实的中年人,姓李,很江湖的样子,正好是返回西昌,我们决定搭伴一起走。路上,我们二部车全部打开双闪灯,一前一后的行进在漆黑的山路上,老李的驾车技术非常娴熟,经常一个弯道就飙出很远。在这条路上我们几乎没有停车说过一句话,深夜2点半种到达了西昌。
    老李带者我们从招待所里把宋小南叫醒的时候是下半夜,在路边找了个夜市,和老李干了些白酒,说了些旅行的话题,四个人很快就成了兄弟。
    第二天早晨我们和宋小南告别,在老李那里把车也检修了一次就重新上路了。

西昌-攀枝花-元谋-昆明

    西昌到攀枝花的路还是比较好走,沿途景色也不错,离攀枝花10里开外已经能感受一个西部边陲重镇的气息。马路宽大,桥梁雄伟,建筑在半山上的房子和岸边的钢铁厂显示出这个城市的气派。

    从攀枝花望西200多公里可以到达丽江古城,我们则继续沿108国道照南向昆明方向行进。永仁附近的路边有个小土林,也类似元谋土林的打扮,当地的人已经把它修饰了一番,接待那些旅行的人们。

    到元谋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和小董已经有点疲惫,在一个山边的餐厅里我们点了几个小菜,二名哈尼族姑娘席间给我们介绍了她们民族一些风俗习惯,把我们的疲劳很快赶走。
    过了武定的路上,我们感受到了空气的味道,甜丝丝的,极为使人振奋,可能是刚落过雨,夹杂着路边树林中散发出的植物清香,我和小董不停的深深呼吸这最诱人的空气。
    深夜赶到昆明时小董在环城高速公路转了二圈也找不到路,把我从睡梦中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