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实用查询手册汽车网址导航远驾路书

华北地区路书大全

青藏川藏滇藏行

路线:北京-西安-兰州-青海湖鸟岛-格尔木市-那曲-拉萨-那木措-拉萨-日喀则市-定日-拉孜-拉萨-八一镇-波密县-左贡县-盐井温泉-香格里拉-丽江-大理古城-曲靖-水富-成都市-洋县-西安市-郑州-石家庄-北京
来源:青岛汽车网

行程:53500公里
历时:1月
油耗:11.05升/百公里
费用:13000元左右
整理:购车网gocar

青藏,川藏,滇藏行(之一)

  出发前在京对车作了较全面的检查,疏通了水箱(卸上盖),换了前传动轴总成;清洗了喷油嘴,节气门;换上下水管;五个原车黄海胎折 了价,换了石桥AT胎。基本是状态完好的情况下上路的,但我还是对此行的经验和艰险估计不足。比如两根前刹车油管,因是99年的库存,已有裂口,没有更 换。

  另备有:原车MOPAS前后减震各一对;原装进口点火线圈一个;三滤机油各两套,雨刷(不用买好的)15元一对的装一副再带一副; 定做五米长14mm钢丝拉绳一根;加装了后拖车钩;定做车内尼龙捆绑带(带锁紧扣两副,因我未装行李顶架),车内东西太多,本着我一贯的风格,力求原装 件,不做大的改装,前后悬挂都未做改动升高,但通过实践证明确实是有用的,要装。比如LORD PLUS(一脚刹车推荐的),自去年装上后,觉得真是好东西,一方面减轻了后弓子和减震器的负担,另一方面减少紧急刹车时车后部的甩尾。

  根据加班同学的建议,想做排气管的加强支撑,但还是未做成。卸三元时,只是换装了原车的炮弹管子,但与消声器之间未加焊,当时有些 许漏气,也没太在意,这在后来铸成了大错!从珠峰下来排气管就颤得乱响,回到拉萨后虽然加了焊,到了滇藏路却又颠开了,后来还是坚持到了西安,换了新的了 事。

  九月五日上路,到郑州休息站停车后发现有防冻液遗漏,好像不是下水管的问题,情况越来越严重,补充液罐已到底,加了后不熄火,尚能 维持。就这样当天8点多到了西安,睡了一觉起来看车,已漏了一地,我们宿在市内的唐城宾馆,仿佛有如神助,斜过一个十字路口,我看到陕西省公路局汽修厂的 牌子,就开进去碰碰运气,还真是找对了地方,据厂里讲,西安只有该厂专修切诺基车,备件也是正规从北京进的。看厂里设备,人员管理井井有条,后来我们觉得 该厂的规模和管理比北京的吉普官方维修点都好,库房备件的摆放简直和超市差不多。开了单子,随后开始检查,是水泵坏了。此处是我准备不足之一,怎么就没想 到带一个呢?检查底盘时发现刹车油管的裂口,因时间太紧,没有换,但是告诉我到拉萨后一定要好好检查是否漏油。师傅们的认真态度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

  兰州,西宁,青海湖,格尔木一路无碍,住在格尔木盐湖宾馆时,与6*6同学擦肩而过,后来在拉萨红山宾馆及日市返拉萨途中与他有幸 接触。加上那天(9月10日)早上4点从格尔木市出发过了昆仑山口天才大亮,才发现水箱上盖焊点有些许漏水,但不严重。过五道梁时遇上了大雾,能见度也就 十米左右。11点多,车过沱沱河沿加油时(进藏头一次加90号油),检查引擎灯亮,因为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我们还正经的拿出书,仔细检查故障代码,原 因是进气不足,这是无奈的事,从此就不消了(消也不掉),也没觉得车受影响,同行的六缸自动挡也出现了故障灯,另一辆v8途乐没有问题,因他在离京前加装 了高原增气装置。我找出清咖同学的路书,上面有拉萨修切诺基的周广坤师傅的地址,据清咖同学讲,该处的修车,配件还算可以,看来到拉萨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周 师傅了。人与车一样,过唐古拉山口时有些难受,勉强下车照了相,就发生了上车时头碰门框而不自知的事,一共两次,晕晕的,女儿有些着凉感冒,只是想睡觉。 我虽然迷迷糊糊,还能时刻提醒自己,这是在开车。沿途的军车很多,秩序井井有条,就这样过了安多,6点半到了那曲宾馆,藏北草原的丰饶景色就这样从眼前一 一划过。

  本想按计划九月11日由那曲去那木措,但是因大家都是第一次进藏,身体均有不适,我的反应虽然轻一些,但还是觉得先到拉萨为好,有 一种叫做高原安的药非常有效,反应大的吃了一些,第二天就感觉好多了。那曲宾馆房间内就有售,30元一盒。红景天胶囊前几天试服过一次,但是上火,个人觉 得三九西洋参含片比较适合自己

  9月11日上午从那曲出发,下午4点到达布达拉宫,一头扎进布达拉宫西侧的红山宾馆,就打电话找周师傅,他打了车就来了。打开机器 盖,这车就像见了亲人一样,水箱上部竟向外喷水了,仔细一看是从上部的焊点(共有四五处)喷出来的。没说的开车就去了金珠东路六号周师傅的厂里。这个水箱 是继续焊还是换新的?不用说还要上珠峰,再也不相信焊的了,干脆换新的。上架子看那刹车油管,原来的开裂处都有些许渗油。终于熬到了这一天,换吧。还有一 个我们三辆车都有的毛病,就是刹车自打进入藏区后一直都觉得肉。周师傅说包括水箱的问题,这都是高原气压低造成的,只有放气后再试试。我们都放了气,补了 刹车油。我的车机油也有近五千公里了,一并换了三滤,保养也算做过了。

  拉萨游览了一天,又琢磨着第二天去那木措。过羊八井到当雄,拐上左边的土路,从此进藏后第一次走未铺装路,后来我才觉得,其实这算 藏区里比较好的未铺装路,是比较规矩的搓板路,保持好车速不要太慢,控制好方向就行了。首先车速表接头掉了,没有车速显示这是老问题,去年两次去坝上就出 现过,下车爬到车地下用胶布缠上就好了。

  从那木措返回后,9月14日11点从拉萨出发,目的地是日喀则,需要经过羊八井,由于318国道封闭,到日喀则需要走山路,需要翻 过两个山口,先是加拉山口,然后是?山口,这两个山口如果不是318国道封闭,一般是不会经过的,明年赴藏的同学可能还要经过这条路,除了要翻山,还要增 加近100多公里路。原来的318道,到日喀则只需要3,4个小时,可现在却要花费7,8个小时,加拉山口因我们带的地图上没有,待上得山口,才感觉透着 一股雪山的冷峻,去时只顾赶路,没有下车拍照,回来才补拍了一些照片。上山时四缸车与六缸车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但也没有落下太远,同伴把我加在中间,最前 面有当地的一辆4500沙漠王开道,我们的六缸自动挡放开跑与他差距不大,但是还要照顾我们这辆车,后面的八缸途乐自然不在话下,但是他负责殿后,也没有 放开跑。西藏的山路也是与其他山路一样,有上山必有下山,所以油耗并不是太厉害,下山基本不用怎么加油,这在以后去珠峰的路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待续)

青藏,川藏,滇藏行(之二)

  纳木措之行我们有了较充分的思想和物质准备,到当雄拐进了土路,首先就是一大片草滩地,好在不是雨季,基本上不陷车,几处涉水,两 驱车都没有问题。买了门票之后就开始翻越山口,初见圣湖是在山口处,下山到湖边还有近三十公里的路程。路边的溪水看来是晚上冻住而上午见到阳光才融化的, 所以人们说纳湖的昼夜温差变化极大。应该是在湖畔住一晚的,我们虽然支起了帐篷,做了饭,但还是晚上回到了拉萨。湖边涉水需小心,看似干干的草地,下去之 后如停车就出不来,雨季的湖面还要大一些。这次进藏因未将阿里纳入其中,而浪卡子至拉萨一线又因修路封闭未去。所以纳木措是我们此行见到并接近的最美丽的 湖泊。青海湖无论是面积和规模,它都要比纳木措大许多,但那只是初识高原湖泊。可以这样说,青海湖还只是在人间,是人间的一大美景,但是因其商业化而减少 了它的魅力;而那木措则可以理解为到了天堂,风和水面发出的声音,则是天籁之音,使我有了一种到了天堂聆听宇宙的感觉。后来去的然乌湖,巴松措虽然都到了 近前,但是无论是气势,还是那种神秘和震撼之感都无法与纳木措相比。没有野营是我们此行的头一个遗憾,说到遗憾,每次长途旅行都会有,就像人的一生,但是 也同样给你了再次去弥补的机会,使你回味无穷。

  9月14日上午,仔细检查了车辆。由日喀则地区的藏胞领路,我们经过羊八井去日喀则。过了断断续续的柏油路就开始进入山路,一路上 尘土爆裂,但是天气能见度极好,只要跟车不是太紧,还是可以不耽误沿途观景。据当地的藏胞讲,丰田4500走这段路如果开得快只需要五个小时,而我们走了 将近9个小时。印象里途中先经过的是加拉山口(海拔5400米),而后是雪(遮)古拉山口(4830米)。(名字如果有误,请走过的同学们指正,因为藏区 的山口之多,我一直比较晕)。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地亲近了雪线之上的感觉,藏区的山在四千多米海拔以下全部是极好、极厚的植被,而四千多米以上则是终年的积 雪,近些年因为气候转暖,逐渐冰雪层变薄,变少。此时正好是九月份,(应是雨雪比较少的月份了),两座山露出了沧桑,狰狞的本色,这是经过山口给我留下的 最深刻的感觉。另外,就是这条路上载重车巨多,因为拉萨到后藏的运输线独此一条,可是我们发现藏区的卡车司机(尤其是军车)都是谦虚礼让。这条路上全然没 有轿车,小车就是丰田,战旗,丰田62,庆铃等,切诺基也极少见。我以前一直想,北汽的战旗因北京市无法上牌照,这个厂的产品如何销售,在青海格尔木就看 见战旗满街跑,可见销售的很好,看来北汽的销售策略完全是正确的,可以说它占领了西北、青藏的绝大部分市场。日喀则的藏胞说,后藏地区有钱的单位一水儿是 丰田沙漠王。翻过两座山口,途中的搓板路让我们中的两辆车都吃了点苦点。先是我车上坡时为保持车速,到坡顶未及时减速,下坡时方向失去了控制,侧滑至右侧 松软路肩,最后是被拽上来的;还有后面的途乐紧跟在我们后面,因我们一次急刹车,为躲闪向右打轮而侧倾下路,歪在路边,后索性走下去再上来。午饭是在途中 两座山之间的小村庄吃的,第一次喝到藏民自制的酸奶和酥油茶,味道极佳。菜是土豆咖喱牦牛肉盖浇饭,藏胞告知一定要吃饱喝足!而后就是翻山,搓板路没完没 了,过了雅鲁藏布江大桥,重上318国道,进入雅江河谷,右侧风景美不胜收,这条著名的江水一直伴我们开到日喀则市区。

  日喀则市以阳光日照充沛而著名,晚上八点多,太阳才落下,天一下子就黑了,没有都市那种暧昧的昏暗时光。车子除了脏没有什么别的问 题。第二天早上游览过扎什伦布寺之后,就出发去拉孜,下午的途中有藏民从田间收工回家,小孩子放学,尤其是后藏的孩子们,由于太阳长时间的照射,都是黑黑 的面容,他们见到过往的车都以微笑对之,挥手致意,露出一口雪白牙齿,我的心忽然抽紧,感动但不是怜悯。我们下车把早就准备好的铅笔和糖果给他们,不见他 们哄抢,孩子们安静的分发着,藏族的孩子是多么地善良啊!这种情形在我们的旅途中多次重现,印象深刻。到达定日已是晚上七点,趁天黑之前又仔细检查了车 辆,加满油。定日的夜晚繁星满天,刮着风,预示了明天将是个大晴天。陪同我们的是日喀则市最好的导游扎西顿珠,23岁。他专门带领加拿大,美国的团队,曾 带领英国登山队登上西夏邦马峰顶,会讲英语,梵语。他详细地向我们介绍了明天的行程。我们决定明天早起,去朝圣我们向往已久的珠峰。

  第二天当第一缕天光出现时,我们已到珠峰检查站,经过严格的检查后,进入珠峰著名的、一百七十个回头弯的盘山路,那时的太阳照在山 上,由于海拔高,我们与太阳平行,阳光直射在车前,就这样反复由阴面转向阳面,在由阳转到阴。四辆车顺利地到达久诺拉山口,我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四座 八千米以上的雪山排列在我们眼前。她们是马卡鲁峰(8463米),洛子峰(8516米),乔乌雅峰(8201米)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8848米),从此 处再向上则无路,是隆起的山包,上面都是碎石,到山包上可以更高地看这四座山峰。我试了一下,没有上去,同行的六缸和途乐也不是很轻松地爬了上去。对于我 来说,到达山口已足矣,四座山峰的山脚与我们平行的是一层薄薄的云雾,四座山峰跃出云层,在蓝天金光的衬托下是那么地神秘和安静!(待续)

青藏,川藏,滇藏行(之三)

  在久诺拉山口简易的木板房里,主人已为我们煮好了酥油茶,那叫一个香!围在炉边喝香茶,看这房外的风景,感觉暖呼呼的,兴奋的心情 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还要前往绒布寺,所以此地不能久留。途中在唯一可休息的村子——扎西宗,吃了早饭,在阳光之下又补充了热量,继续前行经过巴松村,进入 到绒布寺前的一段相对平缓的碎石路。就在这时,我们的途乐爆了左后胎,我想掉头回去援助,谁曾想在掉头时犯了低级错误,屁股滑到了路肩下面一点,车子熄火 了,再打却怎么都打不着,而前两车已到绒布寺了,车台、手机信号全无。这时上来一辆沙漠王,满满一车的人,我本想让他们到绒布寺告诉前车我们的状况,这车 人很热情,通通下车了。车上乘客的情况还挺复杂,上来就说他也是北京老乡,明明一口的台湾普通话,原来是台湾人在大兴做瓷砖生意,出门就自成北京人了。另 外有一个美国人,再蒙特里尔大学学中文,专门研究藏传佛教。于是就出现了我问他英语,而此人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的滑稽场面,后来还是女儿提醒我何必说英语 呢?这一车人加上当地村子的藏民一起帮忙推车,沙漠王在前面拽,等到拽上来时,车子又可以打着了。其实这已经说明起动机的线头颠松了,风扇叶片开始打罩 子,排气管裂开了,巨响,但还是没有找其原因。后来到了绒布寺,下车将前面的铁挡板卸掉,同行的藏族司机看了机器舱后说:“老庄,发动机已经沉下来了。” 原来两边的鸡爪垫(离京时新换的)已经碎了,支撑螺栓已到最底下,难怪风扇叶片打罩子,再看风扇罩,只有上面一半,下一半全打飞了,因排气管与消音器早就 脱焊,着车时的动静犹如坦克,就疏忽了注意到检查鸡爪垫,以前听黑队和其他同学多次讲鸡爪垫要勤检查,这时果然应验了。虽然带着一副,但是在那样高的海 拔,全无力气更换,只能将就着塞塞垫垫,等下山再说了。在此处用300毫米的镜头拍摄珠峰,可以得到满画幅的效果。这时,有一大块白云移到了珠峰的面前, 犹如美丽的女神被遮住了面容,久久不能散开。

  下山返回的途中,遇到好几拨上山的外国游客,有一拨是骑车上来的(当然是用卡车先运到扎西宗),有趣的是见到我们开车下去一边和我 们打招呼一边说: please slow down.因为车子带起的灰尘实在是大,呛得他们够呛。我们连说没问题。到了圣地,浮躁的心情变得平静了,心胸也更加的宽阔了,来这里的人们都希望有个好 心情,为显示我们虔诚的心,做出牺牲怕什么呢?相信每一个到珠峰的人都会这样。多为别人想一些,圣地的风光,气候,人文等各个方面似乎都在传达着这种信 息,并使每个人都能自然的感受到,我认为这就是去珠峰朝圣的最大收获,也只有在珠峰保护区内,这种感觉才如此强烈。

  在进定日县城的公路旁,找了一个修车铺,主人是四川人。直言只换过卡车的减震垫,可以试试,鼓捣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换上了新的,并 用铁丝将风扇罩上面的两个眼捆牢。据西藏的汽车司机讲,这要比自攻螺丝强,如果螺丝颠松了,就将风扇上的孔扩大了,不如就用塑料卡带拴住为好,实践证明他 是对的。近晚上八点我们我们开始返回拉孜,到达拉孜已是夜里十一点半,在一家藏式旅馆吃了西藏的炸酱面,我看和四川的臊子面差不多,当然忘不了喝酥油茶。

  9月17日早由拉孜出发,12点钟到达日喀则市直奔扎什伦布寺,因十一世班禅正在主持跳神节,我们进去后看到了极为隆重的跳神舞场 面,见到了班禅大师和后藏所有的宗教领袖,寺内准备的酥油饭和糖果随便吃。两点钟,我们与朝夕陪同三天的藏族同胞依依惜别,于晚上8点半返回拉萨。因这三 天里卧车的历程速度表插头时有松动,我只能从离开拉萨时的4595公里计算,回到拉萨表是5988公里,所以在后藏的总行程当在1400至1500公里之 间。

  9月18日人与车在拉萨修整了一天,为下一步离开拉萨进川藏作准备。又去周广坤师傅换鸡爪垫,刚换上一天又坏了。这次换了周师傅的 两个新店,看上去与我带得差不多,但老周讲这一副上珠峰进川藏滇藏绝无问题,如到了北京坏了,给他打电话,他退我钱。周师傅没吹牛,我回来近一个月了,还 真没坏。排气管焊好了,刹车放了气。再次感谢清咖同学的介绍,周师傅的配件和工艺真不错。此前我也问了拉萨的北吉专卖店,去了拉萨的北吉定点维修厂,对比 太强烈了,也在金珠东路,门面巨大。可能刚揽下北吉这块肥肉,我想换一个前转向灯的黄灯泡,答曰30元。拿出一个,却怎莫也打不开灯罩,要等电工来了再 干,他老人家不是干这活的。我用他的工具卸下换上的,我只给了10元钱。老板娘(也是会计)搭我顺风车到市百货公司,我问他就你们这样干,外地的主顾还会 找你们吗?她说刚接手,如何干,怎麽干,得看北吉的。后遇6乘6同学,他说就是该厂黑了他们一千多元,我没来得及问都修了什麽。我想北吉公司怎墨尽干这种 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逼得我们的同志不走正道。难怪在藏区见不到切诺基!

青藏,川藏,滇藏行(之四)

  回到拉萨修整的那一天,我们到所住红山宾馆旁的一家礼品店闲逛。店铺名叫巴扎童嘎,意为吉祥的白海豚。小店以经营藏式风情的皮包及 首饰为主,兼有唐卡等藏式特产。我们发现这里的东西简直与八廓街的没法相提并论,做工之精细,样式之特别,堪称拉萨第一。后来和老板闲聊得知,他的首饰都 是从尼泊尔进的,披肩皮包也是根据印度尼泊尔的样式再拿到深圳加工的,他的宗旨就是卖有档次的礼品,当地的单位机关的礼品都是从他那里订购的。老板名叫徐 应龙,是一个东北汉子。各位同学如果有机会到拉萨,不妨去看一看,此店有上好的尼泊尔红茶招待。

  经过一天的休息和修车,我们于9月19日早整装来到布达拉宫广场前,举行了告别后藏的仪式。拉萨至林芝的路虽然是铺装路,但是沿途 墨竹工卡改建,又有很多处修路,车速不能太快。刚出拉萨,人就感到氧气充足,湿润了许多,但是颇有醉氧之势,开始有些懒洋洋的。风光还是很美,但是与后藏 差别真的是很大,如果将高海拔的后藏比作一个威猛剽悍的男人,那么藏东则像是一位柔情万方的淑女,这种感觉到了林芝后更加强烈。

  首先要过的是米拉山口(5020米),只有在过山口的时候,才又使我们重温了后藏的感觉,但是走下山路的时候,路边大面积的绿色植 被告诉了我们离往日班禅统治的那片净土已经很远了。下山即进入工布江达县,与来接我们,林芝的朋友在县城一起吃了午饭,然后由他们的4500在前面带路, 一路下坡直奔巴松措,巴松措是我们此行进藏的一个期望值很高的地方,曾想过在此地露营。但是那天天公不作美,中午过后就一直下雨,到巴松措的湖心岛一看, 不过如此,加上四周云山雾罩,远处的雪山也没有期望的那么美,因此匆匆看了一下就奔八一镇了

  第二天离开林芝后,过色季拉山口(4700米),我们在鲁朗林海的一处高原牧场稍作休整后,318国道的严峻才渐渐显露出来。道路 先是变狭窄,弯很多,就像前进在南方热带雨林中,不时有山泉从天而降,同时也将本来很窄的路面冲垮。这种临时的小塌方比比皆是,好在9月还不是雨水多的月 份,走走停停到了通麦大桥前。此处就是传说中的“通麦天险”。但是318国道经过长年不断的维修,已经有很大的改观,并不像想象得那么险。恰逢军车过大 桥,需要我们靠右侧停车等待。一般藏区过军车队,都是有一辆猎豹指挥车在前面开路,先告诉对方车辆避让。这里是北部的易贡藏布江与雅鲁藏布江的汇合 处,2001年因上游发生洪水,易贡湖崩塌,大水冲垮了五十年代建立的钢筋水泥结构的通麦大桥,这座桥曾是318线上著名的大桥。当时只建了一个供行人通 过的浮桥,如今还在。318国道林芝至波密段不通,行人须在此过桥,换乘对方的车辆,达半年之久。

  今天,修了座过汽车的大型浮桥,不过只能有一辆车在桥上通过,故等待军车队(约100多辆)。我们等了近2个半小时,成都的设计人 员正紧张的规划设计新的通麦大桥。据当地人讲,改进318国道的问题不仅仅资金设备的投入,很大的问题是当地的地质结构。目前是确保大部分的路段畅通,随 时对这些最复杂段落维修,将来一并解决。这种情况我们在第二天过噶玛沟也曾遇到,这一带的318国道虽然困难重重,但是除了避让车辆,处理小的塌方须等待 外,还算顺利,关键是由武警部队负责此路段的管理和维修。

  当晚8点到波密县城住下,众兴宾馆的院子里停了十几部车,全部是陆风2.8柴油版,原来是深圳及东莞陆风俱乐部的同志,他们称刚参加过全国分段场地越野赛,成绩很好,这次则是有陆风厂赞助进藏越野,这是我此行在藏区看到的规模最庞大的外省自驾游车队。

  9月21日由波密出发直达然乌湖,与巴松措一样没有引起我们太大的兴趣。那天的高潮是下午过邦达兵站及以后的噶玛沟和业拉山口。引 起我们高度警惕和兴趣的缘由是清咖同学的路书。这份路书(经过调整与压缩)我们每车一份,我是时时在手(不开车时)。据清咖的描绘这段路是藏东318线最 险的。我们由昌都专程赶过来的朋友因经常走这里,并不觉得这里特别恐怖,只是告我们过怒江大桥时不要拍照。桥头罕见有武警持枪守卫,说明此桥的重要性。过 了桥我们就停了车。前方有塌方,落下的山石有好几块大于一立方米。大型铲车在清除的等待时间里,我们被告知向后倒车,还有塌方。因为路边的山上无植被,风 一刮就起白烟,然后就是拳头大的碎石往下掉。好在路不窄,我们将车尽量想左靠,旁边就是波涛汹涌的怒江。我又找出清咖的路书。啊,这里就是噶玛沟。回首一 望是怒江大桥,这里泥石流闻名遐迩!果真如此。又一拨上海的姑娘小伙4位乘一辆丰田62上来了,他们是先飞到拉萨,雇了这辆车花了2万六,带他们去了阿 里,回拉萨再走川藏线到川藏分界。男的说挨了宰,女的说你不是头次进藏还可以。两小时的等待终于结束,过了这条沟,就是九曲盘山路直达业拉山口。左贡县招 待所条件比去年强,有被子了还有电视,有趣的是洗脸水由楼上的走廊直接向下泼到院子里。

  接下来的9月22日是比较累的一天,先是过东达山口(5008米),是川藏线最高的山口,接着是地图上没有的角把山口(3900 米),过澜沧江桥。澜沧江整个一红水河,再过拉乌山口(4293米),芒康县午饭。由此我们开始了计划中的战略南下——南进214国道——入云南。出县城 的近80公里还算凑合的路走完之后,我们就怀念起318线了。318线虽然差但有人随时修,有人管。而脚下的214线就差多了,坚石、搓板、弹坑、一侧塌 方比比皆是。好在没下雨,但山势的起伏,就向拉萨的藏族兄弟早就告诉我们的:像坐直升飞机。过了那天第4个山口——红拉山口,终于来到距盐井20公里的温 泉。先下道5公里过浮桥,就傍在澜沧江边。108个泉眼汇集,泡在水中,仰观星空,欣赏康巴姑娘的歌唱,背景音乐是澜沧江的波涛,痛饮。天堂不过如此!而 我的车又出了问题了。

青藏,川藏,滇藏行(五)

  惬意的温泉之夜让我们一觉到天明。上路伊始透过消声器的轰鸣(又开焊了),听到变速箱2、3档有夯夯的声音,4速没有。不影响挂、摘档。能在这里检察或修理?同行的伙伴说不是齿轮的事,应该是轴承的问题,到丽江再说。

  过盐井在西鲁——藏滇分界处,昌都的朋友为我们每人戴上送别的哈达。进入云南首先看到的是梅里雪山的支脉,她将澜沧江与怒江隔开。 公路因为梅里雪山旅游区的开发而铺了柏油路。但是梅里雪山的主峰从我们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始终有一块云罩着,对此我们早有思想准备,我们毕竟来到了你的 面前。无论人或事,总会有大大小小的缺憾。德钦县加上了93号汽油,接着翻越白芒雪山(4292米),她是滇藏路上的第一大雪山。然后一路转弯下山,路 好,到香格里拉。

  9月25在丽江修整,老城南门有一专修切诺基的小修理厂。主办靳红涛曾在北京汽修八厂多年,看他检查有些道道,但无配件可换,须从昆明送过来。我只将三滤换了,加焊消声器,检查了制动钳就罢了。

  我们在下午开了一个会,我们称为第一次遵义会议。原因是途乐要在28日前赶到浙江萧山;而我车的现状也不能由丽江回中甸再北上去稻 城(原计划是这样地)。决定放弃原计划,不去川北了,既到云南就游云南吧。明早途乐先行,经大理楚雄昆明曲靖不停,随时将路况传回来,我们两车再决定。我 们到大理的途中,前方说楚雄向东60公里开始修路,须走老路,不要急于跟进。我们宿大理古城。第二天我们经昆明到曲靖,前方说进了贵州堵得厉害。

  曲靖住了一夜之后,我们两车又开了第二次遵义会议。决定不向东进贵州,北上经昭通到宜宾,到五粮液的故里去看一看。路线是决定一切 的,但手头的地图(云南省)不详细,曲靖银利酒店的前台送我们一本《云南省交通图册》。这份图册将全省按地区分页,其中国道、省道、市县道、乡村小道标得 清清楚楚,包括里程。成都地图出版社出版,我回来后打算与该社联系买西南及几省的。我们准备到宣威,在213国道到昭通,云南的同志说,错。这要多走 150公里,请按地图上的乡间小路到待补就上213国道了。听人劝吃饱饭。我们出了曲靖从盘江左拐—菱角—德泽—上村—待补,这120公里的行车绝称享 受,小柏油路平平的,弯弯曲曲人车少见,路两边是黄绿的农作物,最强眼的是烟叶田(不是大烟),开着黄紫色的花,养眼!

  过了昭通,遇上赶集就在公路两旁,等了一个小时,这才想起今天是中秋节。213国道是可以到成都的,无奈我们太想走高速了,最近的 只有宜宾通高速。有趣的是以后路过的乡镇名都和吃有关联:玉碗—寿山(向右拐)—豆沙—柿子—盐津(盐井)—普洱—两碗—水富。需补充的是,过寿山不远就 下213国道右拐,这条路既不是213国道也不是省道。反正沿着横江带你去水富和宜宾。一路有塌方,烂,两耳涛声不绝,时有堵车,因为是夜间,又是中秋之 夜,喝高了站在路当间的有好多起。变速箱是越来越响了,到西安修吧。

  只一段路就这麽多感慨,原因有二,这条路我想北方的游客很少走过;其二我想说的是,安GPS有GPS行车,有它的优势和乐趣,而当你有一册对你十分有用的地图,你在一步步地按图索骥时,那又是一种极大的快乐!

  宜宾到成都,到西安还找的省公路局的那家修理厂,抬闸箱换塔轴、换消声器、换刹车钳、玻璃水壶、三滤机油、道车灯开关、换风扇罩,又是一条好汉!又是一辆新车!回北京就没什莫新鲜的了,还用我讲吗?

  10月6日下午,我们两车在京石高速邢台服务区吃完饭(最后一次休息,人巨多抢饭赛地),我们拿出两条洁白的哈达,分别系在风尘扑扑的车顶行李架上,我们要把藏族同胞的美好祝愿带回北京。我们引来人群一片感叹:“啊,这是从西藏回来的,原来是切大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