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实用查询手册汽车网址导航远驾路书

华北地区路书大全

五一湖南之旅日记流水篇(惊魂、刺激、陶醉、疲惫)

路线:北京--武汉--荆州--公安--澧县--临澧--慈利--张家界--芙蓉镇--吉首--凤凰--常德--长沙-北京
来源:新奇军

历时:6天
车型:切诺基,马自达323,奇瑞
人数:4人
整理:购车网gocar

五一前夕,几个朋友约我去湖南自驾旅行,计划行程9天,4月28日出发,5月6日回京。想想很久没有出去散心了,当然一口答应,便交了宾馆定金,并填写了旅行保险单。待回来上网时才发现,新奇军也组织了湘西FB,唯有心里暗自遗憾了。
此次行程共经历劫匪一次、坏车四次(共坏三车)、撞车两次、目睹撞车N次、拍到撞车照片一次(凤凰大客车翻车)、挨宰无数次!不过这些经历都不会让我感觉郁闷,因为湖南风景太秀丽了!!!

4月28日

清晨3:50闹钟将我和武松从睡梦中惊醒,赶紧起床,收拾行装爬楼梯下楼,开车接上同车的2个伙伴去京石高速杜家坎收费站集合。

5:15
到达集合地点,有4辆车参加此次的湖南之旅,我们是最后一个到达集合地点的车辆。本来是3辆切诺基,1辆QR。后来有1辆切诺基有事来不了,只能临时更换马自达323。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我的旅行伙伴。1#车——切诺基,车主小顾驾龄1年半,同行的大朱(女)(我们尊称她:朱队)驾龄6年而且具有非常丰富的自驾旅行经验;2#车——马自达323,车主小瑞驾龄10年;3#车——切诺基,车主小曾驾龄5年;4#车——QR,车主虎王驾龄7年。本来2#车马自达应为尾车,但由于车龄太老,已经16万公里了,所以,改由我来做尾车。

5:20
下车打招呼,贴车号、分发手台后,匆忙起程。由于早晨我的车没有加满油,电台联系头车请求至第一个服务区时,进去加油。(这便是一场重大车祸的第一个原因)

5:45
进入加油站,大货车非常多,等待20多分钟都没有向前移动一步。车里的同伴明显有些急躁,不断通过电台询问头车。(这便是一场重大车祸的第二个原因)

6:05
大朱在询问我得知车内汽油还可以继续行驶到下一个服务站时,下达了车队整体倒车驶出服务站,到下一个服务站再加油的命令。(这便是一场重大车祸的第三个原因)当时在服务站内有一个丁字路口,可以调头,因为我是尾车便调头后逆向(自入口出去)出了服务站。停在路边后亮去双蹦,并通过电台通知其他车辆小心,高速公路上大车很多,出服务区右转弯时一定要谨慎!后面几辆车都顺利的完成了调头、右转出服务区的动作。但最后一辆车的车主小顾,在右转弯时由于速度过快,冲到了快行道上,我在反光镜里亲眼目睹了后面一辆1041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切诺基。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电台里其他车辆的急切的“小心!”,“砰”的一声,车祸发生了。瞬间,大家好象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很久,才下车查看损失情况。还好,人员没有受伤。不过,切诺基的后备箱的左侧,靠近C柱的一边已经彻底从车体脱落了下来,左后C柱受损严重,看来已经无法继续驾驶。拨打122报警后,由于我们担心警察来后,质问其他车辆是如何逆行出服务区的,便将我们的其他3辆车驶离了现场。后来得知,由于切诺基全责,判赔1041车200元,各自修车。切诺基是没法继续旅行了,只能回去换车。我们只得停靠在服务区内,无聊的等待。

10:30
车换回来了,是一辆白色的夏利7130,这回由大朱自己驾驶。由于担心小顾会在心理上有什么影响,在随后的全部行程中,再也没让他开过车。

10:40
加满油后的车队继续出发,直奔湖南而去。但不详的感觉充满了每个人的大脑。还没出北京,就出师不利,剩下的9天还会发生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计划中今天是一路狂奔到武汉休息,由于担心早晨的事故耽误了很长时间,中午边在一个服务区随便吃了点随车带的食物,又继续上路了。一直狂奔至武汉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本来在北京时,已和武松说好通过这次旅行,也能让她提高一下驾驶水平,丰富驾驶经验。但经过了早晨的车祸,便再也不敢让她开车了。所以1000多公里的路程,折磨的我一进宾馆,便倒在床上人事不醒。

4月29日

计划中,今天是到达张家界。自武汉出发后,一路向西,奔荆州而去,中午到达荆州午餐,拍照留念。自荆州出发后,转向西南,经公安,进湖南,过澧县、临澧...

车队靠近湖北公安时,有人提议公安治安乱是全国有名,曾经无数次上过中央电视台,建议大家锁好门窗,谨防有人成旅游旺季打劫。也幸亏有人提醒,我们才在脑子里警惕了,此后的行程中一直没有放松过。至下午6:00到达澧县县城,由于民用GPS定位有误差,我们在一个5个出口的环岛处走错了方向。询问当地人后调头重新出发。估计正是这时,劫匪盯上了我们。

车队驶出澧县10公里时,突然有一辆STN插进了我和其他三辆车的中间。由于长途驾驶,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我便没有太在意。这辆STN时而插进车队,时而又尾随车队。武松笑曰:“当地人结婚怎么只有送亲车队,没有花车啊?”我才注意到,这辆车的前后都用红纸盖住车牌,前面是:百年好合,后面是:心心相应。但这些还是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但随后发生的事,让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当STN又一次的插进了我和其他三辆车的中间时,突然它的左后窗摇了下来,深出了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打着手势让我靠边停车。我往车里一看,是一个警察。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是不是违章了?心里有些紧张,但我并没有停车,同时让武松赶紧找我的驾驶证。一找才发现:我竟然无证驾驶了接近2000公里!!!脑中突然想起来,临出发的头一天,我已经将驾驶证、行驶证、保险单、养路费等等材料准备好并装进了皮箱,但因为晚上突然有事外出,便把驾驶证拿了出来装在了西裤的裤兜里,回家换裤子时,把这岔竟然给忘的一干二净!

想到这些,我的心更加紧张了,脑子里不停的盘算着得准备挨罚多少钱?会不会被扣车?越想越害怕,但直觉上总是感觉某个地方有点不对劲!所以我没有理会“警察”的手势,佯装没有看到,继续开车。此时的STN一看我没停车,竟然一掰轮超过了车队,跑到了最前面。并不停打手势让头车停车。我赶紧通过电台联系大朱,将此事告诉她。并把我的直觉说了出来:“我觉的那些人可能不是真警察!因为如果是警察执行任务,第一,不会不开警车,第二,即便是没开警车,也不会用百年好合、心心相应盖住车牌,第三,警察在拦截我的车无效后,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应该是将我‘别’下才对!第四,这么热的天,即便在北京也很少看到警察戴白手套了,而他们却有点多此一举的戴着手套?但由于以上只是猜测,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大朱表示同意,指示车对继续前进,不予理会。(这是我尊敬她的第一点!)

当车队又向前行驶了大约2公里后,前面修路,GPS显得无能为力了,只能靠边进加油站问路。而在此时。那辆STN也随后进入加油站,但奇怪的是,他们也不加油、也不下车。只是静静的停靠在一边,好象在等待着什么......。我在电台里提醒所有人员不要下车,锁好门窗。由头车摇下车窗玻璃,向加油站的工作人员问路。

问清道路后,车队准备继续赶路,但头车刚刚启动开出加油站,STN也开始起步跟随。大朱发现了这点随即命令车队倒回加油站,不要熄火,想等他们走后,再继续前进。更加奇怪的是,STN看到我们退回加油站后,竟然也退回了加油站!这时,我们才留意到,原来还有两辆车也在附近驻留,跟STN一样,没熄火、没加油、不下车。而且也全部都用心心相应、百年好合盖住了车牌!其中一辆是北斗星、一辆三菱越野。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这时,STN的车门打开了,下来了一个警察,冲我就过来了。此时,我看到了STN的车内还有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我的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嗓子眼。因为不敢断定他是不是真警察,所以有点害怕他万一要是真警察来查我的驾驶证可就麻烦了!同车的小刘(有证但不会驾驶,买的驾驶证)将他的驾驶证塞给了我。虽然我俩长象不太象,但有总比没有好啊!接过驾驶证,心里稍微平静了些。“警察”快走到我的车跟前时,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转身走向了头车。我大声的在点台里提醒大朱小心,让她再次确认门窗锁好!这时,其余北斗星、三菱也打开了门,分别下了两个人。我远远望去,每辆车都坐满了人。北斗星:6人;三菱:5人;STN:5人。而且全是男的。

就在“警察”转身走向头车时,我看到了这个“警察”的制服不是交警的。而坐在STN车内的“警察”的制服却是交警的。这加大了我的怀疑,因为一般情况下,如果不同警种联合执行任务时,必定是个大任务,那就绝不会连警车都不派!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力量:我们16人,每车坐4人,但共有7个男的,9个女的。对方:16人,全部都是男的!相差悬殊啊!

“警察”走到大朱车前,敲敲了车窗。事后,经大朱复述才得知,当时大朱摇下了一点缝,问他有事吗?警察说:“你们是不是迷路了?”大朱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问他有事吗?他说:“我可以带你们一段。”这时,另外两个下车的同伙也向大朱这边走来!这时,我看到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已经全部退到了办公室里。气氛更加紧张!

也许是担心头车里坐的是4个女孩,怕她们势单力薄,我们车队里,不知是谁在台子喊到:“下车!下车!”想去支援一下。但大朱随即拿起手台,大声高喊:“尽快拨打110,不要下车!!!”(这是我尊敬她的第二点!冷静!沉着!)因为我们距头车较远,听不到“警察”和大朱的对话,只是突然听到电台里大朱发出的要求拨打110的声音,而且那时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啊!我想没有感觉到绝望和无助的人是发不出那种声音的!我眼看着罪恶即将发生,却无能为力!而与此同时,那个“警察”突然用一种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动作向后跳了一下,就象是被电到了一样,同时,用力挥舞着胳膊,打着手势,让同伴赶紧撤回到车里。三辆车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跑了!快的就象他们从没有来过这里一样,快的就象卡通片里的人物逃跑一样!

我赶紧下车跑向大朱,这时,我们其他两辆车也有人陆续过来询问。头车的另一个女孩拨通了110。110让我们原地呆着,他们会派警车过来。

大朱嘱咐大家车辆仍然不要熄火,车头对着加油站的出口。过了许久,没有再看见那些“警察”车辆的踪迹,气氛才渐渐缓和了下来。加油站的工作人员也陆续走出了办公室。我们过去询问,是不是当地经常会出现这种类似情况,但加油站的人却是支支呜呜,顾左右而言它。最后我们问到,为什么刚才你们都回办公室了的时候,才有一个小姑娘说,刚才从北斗星上下来一个人对他们喊:“看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他们害怕,才回办公室的。

就在我们询问加油站工作人员时,武松突然发现那辆三菱又转了回来,不过这次他们没有进加油站,而是远远的停在了外面的土路上。气氛又一次的紧张了起来!

我们所有的人以极快的速度冲进了自己的车,锁好了车门。三菱看见我们发现了它,再一次的逃走了。

过了大约30多分种,警察到了。可笑的是,经过了刚刚的遭遇,我们竟连真警察都不相信了。于是出现了可笑的一幕:4个警察要求检查我们的证件,而我们则执意要求警察先出示证件!

确认他们是临澧县警察无误后,我们向警察讲述了刚才的经过。并再次询问:附近是否经常出现类似案件?警察一口否定。我们要求他们开警车护送我们至张家界,也遭到回绝。于是我们兵分几路,个个击破。我拿出了一条红塔山,“贿赂”警察;几个女孩则在一边对另外一个警察扮可怜。

但我想最后另警察改变初衷,决定用警车护送我们的原因主要是两个:一、几个女孩对警察说,我们拨打110报了警,如果你们不管,我们在前面的山路上一旦遭遇不测,只要我们跑出了一个,追究起来就全部都是你们的责任!而且前面的山路手机没有信号,那时我们无法再次报警!二、开切诺基的小曾对警察说常德的刑警中队队长×××是他的一个叔叔,只不过现在他正在执行任务,无法赶过来。后来4个警察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又向领导请示了一下,决定送我们至石门,但也只能送到石门,因为他们的警力有限,而且又是分辖区的。但他们会和石门警察联系,继续接力护送我们。

我们是下午6点多在加油站遭遇劫匪的,到达石门时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当我们在加油站等待临澧县警察时,和慈利县的导游取得了联系。他得知这个事情后,决定打车从慈利县到石门接应我们,让们特受感动!临澧县警察开着警车把我们护送到石门后,我们直接把车开进了派出所的大院。正巧,排除所所长没在。临澧县警察将我们安排妥当后,开车走了。我们和石门值班警察再次复述了当天下午的经过,他和所长通过电话后,告诉我们,所长正开车,往这赶。没过30分钟,所长到了,经过互相自我介绍,我们得知,所长姓郑。郑所长亲自开车在前面带路一直把我们护送到了慈利。临走时,我们留下了郑所长的电话和姓名,准备五一长假过后,写封感谢信给他。

到达慈利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饥肠碌碌的我们象饿狼一样席卷了宾馆为我们准备的晚餐。

写到这里,得回过头来介绍一下我们的导游。导游姓袁,是当地慈利人。是3#车里老刘的一个朋友的朋友开的旅行社的导游。当我们准备去湘西旅游时,因不了解当地住宿情况,老刘自告奋勇帮忙找的他的朋友的朋友,这人也姓朱,是当地一个小旅行社的老板。他派了这个袁导为我们导游。从北京出发之前,我们被告知,由于张家界现在是旅游旺季,必须得交纳50%订金才能保留客房,于是我们每家交了470元订金。现在由于遭遇劫匪,行程改变,只能住在慈利。但导游说张家界的客房不但不能退订金,而且还得把全款补上。也就是说,我们得为一天都没住过的客房交纳全天的房费!订金不退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如果现在我人在北京给你汇出了50%的房费,现在因为有事,没去住,你还坐火车到北京找我要剩余的50%房费不成?!考虑到因为是朋友的朋友,而且人在外地,不能太过较真,所以没有计较这些事情。

4月30日

由于头一天的经历让我们倍感疲惫,所以起的比较晚,上午10:00从瓷利出发去黄龙洞游玩。黄龙洞,分四层,是我见过的溶洞中最大的一个。洞内最高处高达近200米。洞内各种钟乳石林立,形象各异。黄龙洞刚刚被发现时,经地质勘探,其中年龄最古老的钟乳石从形成到现在有几千万年。让我感觉最神奇的是,洞内竟然会有瀑布,自洞顶一泄而下,中途不碰到任何岩石,直至洞底,取名:天仙水。洞内有潭,可坐电瓶船游览,船程20分钟。坐在电瓶船上,想起了凡尔纳的小说《地心游记》,不仅幻想连篇。整个黄龙洞游程1个半小时。

出了黄龙洞,简单吃了点午饭(其实应该说是下午饭才更合适),继续出发奔张家结。路面极其颠簸,由于我在尾车,头车虽然及时通报了路中有坑,但我前面的切诺基实在太遮挡视线,一没留神我的QR掉进了坑里。听到底盘下面“登”的一声,心里这个心痛啊!那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也得往出开,半离合,狠踩油门,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底盘摩擦路面的吱吱声,车出来了。赶紧电台联系前面三辆车靠边等我。停车,下车、趴下观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继续行驶时,异声出现了,喀拉喀拉的。坏了,肯定是哪出问题了,但给了几脚油门后,异响没了。观察了一下水温,又下车看看了没有漏油的地方,心里踏实了些,估计是排气管卡子脱落了,暂时不会影响行驶,准备到北京后再修了。

到达张家界市的天门山宾馆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三天来头一次这么早就到达宾馆休息了,有些没有适应。相约晚饭去张家界市吃小吃去,顺便去超市补充粮草。

有GPS带路,在城市内自然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按照它的指引,我们到了一家超市,不过没有记住名字。也巧了,超市门口就是一整条街的小吃棚。说它是小吃棚,是因为,它有点象北京东华门的小吃街,但每家小吃,都会用一个大的编织布罩在自己搭建的刚管上。由于南方这个季节是多雨期,我们在湖南7天,就下了7天雨。所以这个编织棚一来是遮雨,二来也能挂一些照明用具。没说的,先来两盘口味虾。过瘾!酒足饭饱后回宾馆呼呼去也!为明天爬山养精蓄锐!

5月1日

清晨7点出发奔张家界的天子山旅游景区。

电台里突然传出2#车小瑞急切的声音:“我的车有毛病了!”整个车队停了下来。原来他的车在行驶到30—40公里/小时以上时,右前方会有一种“叭,叭”的声音,而且随着速度的增加,这种声音也随着频率加快!因为后面全是山路,不敢掉以轻心,几个司机聚在一起讨论,发生这种故障的可能性。先是检查了轮胎缝隙,没有发现石子塞到轮胎花纹里。又将车用千斤顶顶起来,左右互换了轮胎,试车,仍然在右前方有异响。在再次研究之后,初步判断是“球容”有问题了。好在离天子山不远了,坚持吧!

到达天子山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号称天下第一天梯的电梯,高度达400多米。游人可选择乘电梯或索道上山。既然号称天下第一,那怎么也得感觉一下!坐过之后发现,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天子山位于武陵源西北,面积100平方公里。其中单个景点颇多,其中奇峰俊秀、气势壮观、景色十分迷人。个人感觉最具代表性的有:御笔峰、天子阁、神堂湾、点将台、仙人桥、断魂台等。

御笔峰:顾名思义,看起来很象一根御笔,自天上直插入地。相传是玉皇大帝所用之御笔。

仙人桥:在离地300多米处,有一段天然岩石将两座山峰连接在一起。后人又在这岩石上修建了一座桥,以便游人通过。

神堂湾:面积很大的一个湖泊,经后人修建水坝后,深度据说是深不可测。最主要的是相传在81年,当地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山洪顺山而下,一路冲毁了所有建筑。唯有在十里画廊里的一栋两层建筑仅仅是被掩埋了下面的一层,而上面的一层就因为有一个老人曾在神堂湾采到的一颗千年灵芝供俸在此而幸免于难!后来我们去十里画廊时亲眼目睹了那栋建筑、那颗灵芝和那个老人。

十里画廊:号称十里景区,导游介绍其实开发的也就只有6里左右,沿着山脚,懒散的踱着,一步一个景点。远远望去,有的象老鼠、有的象采药老人,有的象玉女、有的象僧人......,其实再好的景点也是三分象形,七分想象。但十里画廊的景点之集中是我以前在别的地方旅游所没有见过的。十里画廊也修建了电瓶小火车,可以坐在上面观赏、游览。但我们宁愿走着,也不愿意坐,因为坐在上面有点走马观花的味道,而且没法拍照。

我们去的时候,天上矽矽漓漓的下着小雨,站在山顶俯视着半山腰虚无缥缈的云雾,真有点天上人间的感觉。天子山的景色之美、气势之壮观、传说之多、空气之清新都令我流连忘返,简直用语言不能表达十中之一。那里绝对是个天然氧吧!

据同行的老刘介绍,他以前来过张家界,那时,此地刚刚开始搞旅游,被评为国家级旅游景点后,曾经发展过热,修建了很多人工建筑、人工景点。到处都是熙熙攘攘兜售的小贩,令他感觉极其不好。后来当地接到旅游组织警告,将全部景点内的人工建筑拆掉,规范市场,加强管理。所以这次来感觉确实比以前好多了。

接近天黑时,一直恋恋不舍的我们才不得不告别了张家界旅游景区,启程回宾馆。

回到宾馆,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将2#车马自达323送到修理厂,竟检查,确实是“球容”的问题,不过最让我们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我们一直在担心如果需要换件,不知道在张家界能不能买到。还好,珠子没碎,修理工抹了点润滑脂。再试车,好了!

愉快的一天以一个愉快的结局结束了!

清晨起来,依然是朦朦细雨。今天的计划是上午去芙蓉镇,下午去猛洞河漂流,晚上住吉首。
车队着车准备出发时,头车大朱发现自己的车也发出异响,经判断也为排气管卡子脱落或者有漏气的地方。既然没有大的影响,自然不会因此耽误行程。一路上道路极为颠簸,车速极慢,到达芙蓉镇时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

芙蓉镇是个古镇,因刘晓庆拍过电影而出名。但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那里的环境,非常混乱、街面又脏。只是街边的小商品一直吸引着同行中女性的眼球;同时各种小吃刺激着我们的食欲。对我来说最感兴趣的还是当地比较有特色的建筑,最大的收获莫过于拍了很多房屋的照片。

自芙蓉镇出来后,直奔猛洞河漂流。本来下着雨,我们怕冷都不太想飘流,可是导游极力推荐。后来到达之后,问了一下已经漂流过的游人,都说是不冷。于是决定,既然来了,不漂就这么回去,会感觉遗憾的!买票去,124/人!真贵!

不过说实话,漂流完了,感觉真是不错。在两座山峰中的峡谷中顺流而下,看着两旁郁郁葱葱的山峰,碧绿的河水,心都醉了。上船前,导游提醒穿上雨衣,可能会打水仗,并建议我们去旁边的小铺买一些“武器”(喷水枪、水瓢之类的),当时小顾在上船前突然决定脱掉雨衣,说:“既然来到水上,就不怕被弄湿!”恰巧他坐在了我的同排座位。开始漂流时大家还算比较温和,等到过了一个大约落差接近2米的急流后,船上的人基本上都被弄湿了后,便变的有点“心理扭曲”了。互相看着谁身上没水,拿起瓢来,舀一瓢泼到对方身上。一个不小心,就泼到了船老大身上,大家哈哈大笑!船老大比较“阴”!不声不响,照样划船。等到了一个瀑布之后,船老大突然将船划向了瀑布,将全船的人弄了一个透心凉!而且,估计船老大看到小顾没穿雨衣,特意将我们俩的这个位置对准了瀑布的落点,这通浇啊!冰凉的瀑布凿凿实实的砸在了我们俩的身上,又疼又冷啊!这时候整个山谷就只剩下两种声音了:一边是我和小顾两个大男人的嗷嗷怪叫;一边是船老大的嘿嘿坏笑。

途中靠岸休息。因担心烟会被弄湿,所以上船前就没有带烟,可是1个小时过去后,烟瘾发作,急于上岸买烟解瘾。说是岸,其实只不过是河边的一个乱滩,几个商贩在卖吃的而已。烟到是有的卖,可是长沙烟要10元/包,爱买不买,不讲价!无奈烟瘾折磨,贵也得买啊!我和小顾一人抽了一根,剩余的放在了肩膀处雨衣底下,企盼着不会被水打湿。可是等到了终点,拿住来一看,全泡汤了,被小瑞笑道:“小熊猫也就这个价了,5元一根!”

剩下的水路行程便全部都是水流平稳,水速缓慢的路段了。在全船人的请求中,船老大开始唱起了山歌,山歌回荡在山谷中,皮筏漂流在水面上,真有点余音饶梁三日不绝、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自猛洞河出来后,又驱车近2个小时到达吉首,一路上路面还是颠簸的厉害。头车的夏利显得非常谨慎。真有点庆幸自己提前将QR的后减震簧换成加高的。虽然坐在后排的人感觉不是很好,但最起码不会再次拖底了。

5月2日

到达吉首时是晚上8点多钟,因为有那个导游提前预定的房间,所以没再去别的宾馆询价,一路直奔那家宾馆。

由于我们要停车、收拾行李,导游先去了前台办理手续。一进宾馆大门就看见导游在和前台小姐争论。一问,才知道我们预定了的8套标间被宾馆卖出去了3套。虽经过反复据理力争,但最后还是我们妥协了,8套标间变成了5套标间+2套三人间。这就意味着需要拆开3对夫妻,原来的标间现在变成了男生和女生宿舍!这还不算,明明宾馆的墙上写着标间138,可导游却收了我们每间180元。

哎,算了,我忍!出来玩,图个心情愉快,别自寻烦恼,就全当我没看见!管他那么多呢,我和武松不分开就行了!拿到钥匙,上到3楼,武松开开了房间,刚一进入,就一下蹦了出来。我问怎么了?她说你自己闻闻!我一进房间,一股刺鼻的霉味、油烟味、(宾馆窗户外面正对着住宅楼的厨房)外加一股民工长年不洗澡的臭味扑面而来。尽管有武松的提前提醒,我还是被熏了出来。赶紧屏住呼吸,冲进房间打开窗户通风。没办法,只能将就!结果开了一晚上的窗户,我俩全被冻感冒了。

今天的形成安排是去凤凰和苗寨。我车上的个同伴中的女士是湖南长沙人,因为想回家看看。所以早在几天前就定好了,我们从吉首脱离大部队,我们得一早出发先去凤凰,然后不去苗寨了,直接往长沙赶,等5月4日大部队到达长沙时再汇合。

凌晨5点,我起来冲进卫生间洗澡,生怕昨晚的气味熏进了我的身体。向毛主席保证,自从我出生到现在都没象那天早上洗澡洗的这么认真过!

5:30分,我们已经行驶在去凤凰的路上了。天气预报真准,说今天有中雨,雨还真就来了,打在玻璃上霹雳吧拉的。进山之前,有一个简陋的收费站。说它简陋是因为根本没有什么收费亭,只有一个栏杆和一个穿着雨衣的收费员。停车,问要交多少钱?被告知10元,随后撕给了我们2张5元的的票。感觉有点不对,如果收费10元应该给1张10元的票才对啊!怎么会给2张5元的票呢?我忍,我再忍!一边交钱,一边阿Q般的幻想那是我儿子在跟我要钱买糖呢!

朋友给我来了个电话,提醒我小心驾驶,说昨晚上,中央电视台报道有个北京旅行团乘坐大客车在凤凰翻了车。挂了电话,心里暖暖的。

快到凤凰时,看见了一起车祸,两辆大货车不知道什么原因撞在了一起。交警的吊车已经赶到,正在拖车。

这时突然感觉我的车声音更加不正常了。原来的“吐、吐”声现在已经变成了“咔拉、咔拉”的声音。听起来象是齿轮在干磨的声音。原本还打算回北京再修车,看起来是不可能了。找到一家门口挂着“进口汽车修理厂”的地方,开车进去,工人还没有正式上班,有几个人正在吃早饭。向其中一个人说明了情况,他让我把汽车开到了架子上,钻了下去。因为我担心他们会趁机弄坏点什么然后狠宰我,我也随后跟了进去。毛病很简单,只是排气管后面的一个支架被那天我拖底时弄变了形,直接咯在了排气管上,发动机工作时排气管和它产生了震动。工人用工具暂时将它修整了过来,等回北京在换一个吧。放下车,工人说你试试车,看看还有没有那种声音,如果还有,咱们再仔细查一下。于是很潇洒的钻进汽车、着车、踩离合、挂倒档、给油,走......,“咣!”的一声巨响,车子停住,熄火了!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发动机或者变速箱坏了,齿轮被打了。下车后才发现,我倒车时把人家固定电线杆拉索的一个水泥墩子给撞的四分五裂了!我的车后保险杠也变形了。再着车,试了试原来的“咔拉、咔拉”的声音确实是没有了,心里略感安慰。下车结帐,共花费100元,其中20元修车,80元修水泥墩子。我哭......

终于到凤凰了,真美!当吊脚楼、沱江、虹桥、万名塔真实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昨晚和今早的所有烦恼都被忘的一干二净。黑色的瓦当、白色的墙、褐色的窗棱,穿着雨衣走在湿润的青石板上,会突然有种想大声喊叫的冲动!

因为今天要赶回长沙,只能走马观花般的“走玩”凤凰了。带着从凤凰购买的几包当地土特产匆匆上了车,准备出发。即便这样,从凤凰启程时也已经是11:30分了。

车子刚刚走了没有5分钟,便被堵住了,而且丝毫没有挪动的迹象。终于忍不住下车去看个明白。原来昨晚在前面大约1里的地方,有一个大客车和两辆大货发生碰撞翻进了旁边的沟里,大客车那叫一个惨!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看见这两辆大货车了,但由于大客车在沟里,所以没有看到,自然也就没往电视台报道的新闻上想。而且我们来的时候天色还早,路上车辆不多,所以没有造成堵车。而现在已近中午,多半都是急着赶往下一个景点的旅行社的大客车。
整整堵了1个小时,车辆才开始挪动,等我们驶出事故地点后发现,被堵住的进入凤凰的车辆更多,足足有4公里!

回来时,又到了那个简陋的收费站,这时换了一个收费员,却只让我们交5元。问他上山的路应该收多少钱?他说:“也是5元。”我问他为什么刚才收了我10元,并把票拿出来给他看。他看了半天,支支呜呜的说:“那你们下山就不用交钱了。”哈哈,我乐!心里有点阿Q摸尼姑光头般的高兴!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的疲惫之旅真正开始了!

计划中是从凤凰走吉首、泸溪、沅陵、常德,然后沿长常高速一路狂奔至长沙,全程也就不到600公里。心里琢磨着,这点路也就6个小时就到了。可是跑着跑着,才发现6个小时根本就跑不到。

由于一开始过于放松,甚至在泸溪还花1小时吃了顿饭,所以到达松溪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从吉首至常德全部都是山路,而且大半都是胳膊肘弯,经常是左转180度,紧接着又是右转180度。后面一辆依维克以一种自杀式的速度超过了我们,当时小刘还说,他们可能路况熟悉,咱们跟着它吧。我说,它太挡视线,不能跟它。事后证明,我的想法还是对的。我们刚开始跑时还好,能够保持40—50公里的时速,到后来天黑下来之后,就只能开到30公里左右了。就在依维克超过我们20分钟后,远处有几个黄色的灯在一闪一闪的,我知道前面肯定出事了。到跟前才发现,正是那辆不要命的依维克!在一个胳膊肘弯处迎面和一辆粤B牌照的本田撞上了。本田的两个气囊全都出来了,汽车变成了手风琴。路边坐着几个男女,其中的一个左手拿着手台,右手用衣服按着头,血沿着胳膊往下流着。有人拦住我们的车,问能不能把这几个受伤的人送到医院?我看了看后面已经没有地方了,就对那人说,:“我只能再捎上一个,这样吧,你们把伤势最重的一个人扶到我的车上来。”但当那人回去搀扶那个用衣服捂住头的人的时候,却被他拒绝了。原来他们还有一辆车在前面做头车,先在正往回倒车,用他的车送到医院就行了。其实这次事故完全可以避免,头车为什么不及时通报路况呢?

到达官庄时,山路逐渐平缓了下来,后面超上来一辆当地牌照的STN。STN速度极快,我加大油门并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车距后跟上了他。STN平均世俗保持在80—90公里,由于他们路况非常熟悉,我们到一点不用担心了,只需远远的看着刹车灯就行了。他踩刹车,我也踩,他加速,我也加速。

一身疲惫的我们终于在夜里10点到达了常德,找了一家饭馆吃了点饭后,本想继续赶路,但被武松一反常态的严厉制止了。看着双眼不停打架的我,她强行命令我在汽车后座上睡一个小时。

11:30分,手机的闹钟把我们4人惊醒,揉揉眼皮,继续出发,奔长常高速。

高速公路上开车,有益处,也有坏处。益处是:不用象在山路上开车一样提心吊胆,坏处是:现在处于极度疲惫状态的我会经常犯困!怕我睡着了,武松不停的往我嘴里塞一种特别酸的无花果干。就象吸食毒品一样,开始是非常有用,一把塞进去,受到刺激的唾液一下子就把我的睡意赶跑了,但慢慢的,舌头麻木了,一点作用都没有了!上下眼皮之间远处汽车尾灯的亮光一点点缩小了,模糊了......。就在这时,武松大喊:“小心!”我一下被惊醒!眼前2个红色的汽车尾灯猛的向我扑来!下意识的狠踩刹车,ABS突突直响!还好刹住了!睡意真的没了!一路再也没有困过,深夜2点顺利到达长沙。

从凤凰动身前,我车上同伴中的女士给她在长沙的姐姐打过电话,告诉我们宾馆已经订好了,标间是180/天。而且如果夜里12点后到达,只算第二天的房费。到达长沙时是凌晨2点,去前台办手续时,却被告知:五一期间,改为早晨4点之后入住才能只算第二天的房费,而且没有任何通融的余地,也没有钟点房。怎么办?180元/2个小时,住还是不住?这到使我想起了5元1根的长沙烟了,呵呵。我忍,我忍,我再忍!谁让咱不是地主呢?哪怕是个富农也行啊!咱不是兜里银子吃紧嘛!收拾收拾,车上忍回儿吧,不就2个小时嘛!终于熬到了4点,揉揉干涩的眼皮,办好手续,进里房间,我又象第一天到武汉一样倒头昏睡了过去!

算算时间,我今天整整21个小时没合眼,连续开了15个小时的车!!

可能是头一天太累了,上午醒来时,感觉全身酸痛。武松摸了摸我的额头,说我发烧了。于是急急忙忙的去找宾馆的医务室,医务室一听是从北京来的客人,吓的连尿都快出来了!不过还好,看我没有咳嗽的迹象,而且只是低烧,便不再象刚才那么紧张了。

吃过了药,到中午时,感觉已经好多了,吃过午饭直奔岳鹿书苑,它已经1000多年的历史了。自宋代起就是历代的高等学院,里面名人真迹颇多。

晚上9点多,大部队来到长沙,我们汇合了,于是一起商量着去橘子洲头看夜景。不知为什么。看在眼里的美景照到数码相机上就根本没法看了,估计是我的照相水平太差了。

接下来,便是连续两天的匆忙赶路,急急忙忙回北京。本来是想中途住在信阳,结果有人提议住在郑州。也许是越离北京近一些,回家的心情就越迫切!等回到北京时已经是5月6日深夜12点了。

武松在那边床上睡着,我却一点睡意都没了,悄悄溜到书房打开电脑,回到了网上的家......

6天的旅行,突如其来的开始了,又匆匆忙忙的结束了。

行程综述

总结了几点:
1、开长途之前一定要加满油;
2、长途自驾旅行,一定要劳逸结合,不要把生命当儿戏;
3、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在高速公路上或者服务区的进、出口逆行;
4、遇到紧急情况,自己先不要慌张,这个时候,冷静是你的帮手,惊慌失措是你的敌人;
5、人在外地,挨宰是必然的,没有必要用理论来破坏自己的游兴,千万别太过较真;
6、最好不要单车去没有去过的外地旅行,除非你在当地有朋友;
7、再次重复:千万不要疲劳驾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