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实用查询手册汽车网址导航远驾路书

东北地区路书大全

大连至葫芦岛路书

路线:大连-葫芦岛 (注:葫芦岛是辽宁西部的一个小型地级市,海滨城市,北京的朋友应该熟悉兴城,兴城归葫芦岛管。)
来源:新浪汽车

车型:2002 toyota LC100-4500 MT
里程:600公里
历时:1日
整理:购车网gocar

  工作在葫芦岛,每月都要从葫芦岛回大连探亲一次,经常走京沈高速和沈大线的朋友都知道,这条路线并不难跑,京沈高速单向3车道,沈大高速封闭维修后,替代沈大的202国道重新翻新,路况也很不错。正常的450km,平时用时5小时,如果沈大高速修好后,估计3到3.5小时就能到。

  23日早出发返回单位,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开了这么久,一共开了将近12小时。

  23日大连天气也不错,预报是晴,零上3-8度,一点风也没有。早7:30从大连星海公园附近的sweet home出发,先将我媳妇送到了市中心的单位,然后赶到兴工街的海鲜批发市场,按照惯例买几箱大连海鲜捎回去。大连市内交通很好,在市内很多地方可以开到80-100,磨蹭了若干个事情,到了大连后盐出口收费站已经将近9:30,因为要顺路送亲属,首先向瓦房店出发,一路上欢歌笑语,车速保持在100-120,大连段的202国道质量非常的好,但是弯路较多,如果没有弯路我想能开上180。一路上经过后盐收费站-金州收费站-普兰店收费站(注:普兰店有两个收费站,请车友注意:过路的车没超过半天只收一次钱,即通过第二个收费站的时候再验一次上个收费站的票)

  在亲属家简单吃了点饭,又上了路,这时已经中午12点了,心里寻思着天黑以前到单位就行,从瓦房店出来插到了202国道上,开的仍然还是120左右,我开车有个习惯,愿意跟车跑,如果后面有车快速超了我,如果这车司机开车开的非常流畅,我会突然兴奋起来,快速的加速跟上,跟超我车的司机切磋一下,今天奇怪的是这一路上也没有几个车超过我,有一个开凌志的司机玩命的超车,狂踩油门刹车,很危险,我很不喜欢在非常危险的情况下彪车。cd里放的是蔡琴、孙楠等人的歌,人也变得懒洋洋的,车是临时换的,开惯了A6的轻盈,开这个大车跑起来另有一番感觉,离合脚踏行程很长,档位也很沉重,起步加速的感觉不是很强烈,但是随着油门的增加和直列6缸的4.5升发动机低沉的轰鸣,显现出LC100的与众不同。

  经过了几个收费站,一路顺利的到了盘海营高速入口高坎(盘锦-(海城)营口),因为沈大高速修路,只能在高坎上道,到2004年9月沈大高速修好后,京沈和沈大高速将通过盘海营高速在中途相连,这样北京-大连可以全程高速,全程约850-900公里。没到营口高坎入口就感觉不对,边上怎么停了30几台大货车!到了入口被告知此入口2公里处1小时前刚发生严重事故,据说现场非常的惨,双向车道均无法通车。只能到下一个入口上高速:盘锦大洼。我的心情稍微有点不快,但还是和众多车一样调头向下一个入口出发,这时已经2:30,500公里的全程已经跑了300多公里,按照以往的惯例,再有一个半小时就能到了,这至少要耽误半个小时,我恨恨的想。

  回到营口向大洼前进,刚出了营口就开始有薄薄的雾,开出1km,雾迅速变大,仿佛突然开进了土耳其的蒸汽浴室,能见度立即降到了5米以下,开到这里的车都开始靠边停车,打起了双闪,我也在路边找了个位置停下了,因为眼睛实在适应不了这么突如其来的大雾,一时间什么也看不到了。路边的大车小车早就排成了行。司机们都下了车,凑一起议论这大雾会不会散。我周围停了几台小车,和司机们凑在一块抽了根烟,有个司机开wj牌照的a6,恨恨的说还要到北京,明天还有任务。烟抽完了,这哥们一咬牙喊了声:我走,你们谁愿意走就跟着。众小车一听纷纷回到车上,发动了车,wj打头,我排第2。一路上不断有新的车加入我们的队伍,车队在wj兄弟的带领下开始了征程

  到大洼还有40多km,车都打开了所有的灯,蹦着双闪,以时速20-30km前进,wj车经常失去路感,我在后面发现他偏离车道时就打喇叭提醒注意,雾越来越大,我感觉向雨一样能看见雾在铺天盖地的往下压。什么路标也看不见,对面的车只有离得很近的时候才能看见灯光,这时双方都要赶紧刹车避让,这时两车的距离顶多5m,wj兄弟时不时的还踩一脚刹车。

  大雾中行车的唯一办法是在路中间贴近黄线跑,用余光盯住路中间的黄线;或者贴近路边跑,用余光盯住路边的土路和草,千万不能直盯着看,否则很容易产生幻觉。Wj兄弟开了近一个小时后靠边停车了,大家基本上都停了。下车一问,wj兄弟都跑恶心了,我递了瓶水,休息了几分钟,后面没有人超上来,我决定打头。

  音乐闭了,车窗打开了,只能打近光,否则远光反射回来的光会非常刺眼,象一堵白墙。我慢慢的跑,时速没有超过30公里。

  终于到了大洼,时间接近17点。雾也稍微小了一些,我打头车开了有20分钟,后来停车靠边扫射了一番,在路边抽了棵烟,看着大大小小的车从后面冒出来,再消失去。我们在往高速走的岔路上产生了分歧,有一部分转弯,有一部分直行,我跟着一辆锦州车选择了直行,没想到走了15公里的冤枉路,又返回了转弯处,转弯处离高速很近,终于上盘海营高速了,我认为我脱离苦海了。

  雾又小了些,能见度6-7米,上了高速我在最里道,高速不必担心会有行人。我的时速保持在40左右,还是余光盯住护栏的反光,高速的大车一般都在外道慢慢的跑,小车和部分大车在里道稍快点,慢慢的超过了一辆又一辆车。到了盘锦的时间大约18点,从盘锦上了京沈高速。还有100公里。